当前位置: 帮龙资讯 > 文化 > 九五之尊下注 - 汉魂唐魄说环首——细说环首刀源流
九五之尊下注 - 汉魂唐魄说环首——细说环首刀源流发布时间:2020-01-10 17:20:37

九五之尊下注 - 汉魂唐魄说环首——细说环首刀源流

九五之尊下注,一、装饰

汉代的装饰艺术风格可以用“质、动、紧、味”归纳,具有古拙、朴质的特点。但古拙而不呆板,朴质而不简陋。满而不乱,多而不散。具有它独特的风格。这种装饰美耐人寻味,富有韵味,而归结到刀剑装饰上则带有向上的张力,而随后的几个朝代多在刀剑美术上继承了这种风格。

(1)环首

这种张力最好的体现就是环首刀的刀首——环首,在这3——7厘米直径的方寸之间用雕刻、错金、鎏金、铸造等等一系列艺术手段来表现个性的张扬。

目前看来刀环上的装饰纹饰目前看来有如下几种:花草植物纹、云气纹、龟背纹等,而整体雕刻则多以鹤、鹿、虎、鹰、骆驼等多种;还有一种是想象中的神灵怪兽,如龙、凤、辟邪等,还有部分三叶蕨草、三垒环,目前中国最早的兽首环并不是出现在环首刀上的而是出现在河南杨官寺出土的东汉环首剑(见图七10,此为环左侧视图),

虽然并不是环首刀,但是可以推测此时的环首刀也应该已经使用兽环作为装饰,中国三国时期曹植《宝刀赋》中明确提到“建安中家父魏王命有司造宝刀五枚,以龙虎熊鸟雀为识”,目前保存最为完好的并被基本证实为中国三国时期的环首刀是,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单龙纹戴铭环首刀,此刀装饰精美,环首铁质错银,刀环内龙头鎏金柄箍纯银质,木柄以银线缠绕,刀铭:“不畏也□令此刀主富贵高迁财物多也”(见图片九2、图片十4、),而在历史上就曾留下了大夏天王赫连勃勃作龙雀大环刀的故事。

(韩国出土的饰双龙环)

(饰双龙环刀装)

目前笔者所见中国所作的花式环首刀刀环如下图片七:1、为大雁纹;2、为螭龙纹;3、为飞兽纹;4、为变形的龙吞环飞鹰首型(正视为飞鹰,倒过来看就是龙吞而飞鹰的头部则变成了龙尾);5、为西汉纯金神鹿型刀首,曾参加首都博物馆文物特展;6、为隋代环首刀刀环,1929年出土于河南洛阳附近北邙山皇室墓地,现存美国大都会博物馆;7、为双莲花升龙,从两朵金莲之中升出两条飞龙,融佛教与神兽于一体;8、骆驼顶柱变形为虎咬型,此环的骆驼造型带有明显的盛唐气象,而头顶的柱型纹则带有希腊——拜占庭风格,可见此物兼容并包的气魄;9、为隋代花蕊型刀环刀柄的尾端设计成花瓣的形状刀环从中吐出颇为有趣。

中国环首刀刀环的连接方式除了和刀茎后端冲孔锻造成型之外,则有以下几种,如图片八:1、在刀茎一侧锻出一个横枝然后卷曲成刀环;2、在刀茎顶端锻出一个铁条然后卷曲成刀环;3、将刀环锻接在刀茎左右两侧;4、5将刀环下端做成夹型加热后锻接在刀茎后;6、刀茎后端流出一节,卷曲过来将刀环卷箍在刀茎后端;7、环首另制,然后以铆钉连接在刀茎后端,铆钉有双铆钉和单铆钉之分,如8就为单铆钉,此环上雕刻云纹,用单铆钉连接在刀茎后;9、环首另造,环首下端连接尾箍然后连接在刀茎后端。大部分带工环首都是使用7、8这两种方式连接的。

相对来说上文所述这几件环首都带汉唐时期写意的习惯,而由于汉至唐时期是中华文化对东亚的第一个重大输出时期,日本、高句丽、三韩、百济、新罗、高丽、等政权莫不对汉文化顶礼膜拜,故在朝鲜、韩国、日本等地也出土了大量的环首刀标本,但高句丽和三韩时期的环首刀大部分是早期较为素体的环首刀,而后期的百济、新罗、古坟时期则在出现了带有装饰性的环首;其中比较有特殊的环首为百济朝(前18年-660年)、新罗朝(公元503年~935年)、伽耶朝和日本的弥生时代后期、古坟时代都有出土的龙纹、凤纹、龙凤合体纹、双龙纹、双凤纹、鬼纹、三叶草纹、三连环纹等,如图九所示:1、为日本古坟时代山田二号墓出土单凤纹环头大刀刀环,时间为公元七世纪中期;2、为日本国立博物馆藏有铭单龙文环头大刀刀环;3、为朝鲜出土双凤纹环首刀环首;4、为日本市川桥遗址出土双龙纹环首大刀刀环,年代为公元六世纪后期;5、为韩国出土三叶蕨草型环首刀刀环;6、为日本国立博物馆藏鬼纹环首大刀刀环;7、为三环虎纹刀环,日本出土;8、为日本出土狮啮纹环首刀环;9、为韩国出土三连环环首刀刀环;10、日本出土栋屋形环首刀刀环,此刀环最为有特色,作日本特有的栋屋形。如上所述的部分刀环都为铜或青铜铸造,最后鎏金,纯金铸造者也有,部分为铁质错金、银与中国同时期刀环基本一致。

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日本、朝鲜半岛出土的有装饰性刀环出现的年代大部分为相当于中国两晋、南北朝时期的时代,这个时代正好是中国移民大量渡海前往日本及朝鲜半岛躲避战祸的时候(或是直接携带到两地),无疑的这些移民中的刀匠将手艺传播到了日本及朝鲜半岛等地,而且很有可能的是直接制造了大部分环首刀刀环。

(日本古坟出土的狮啮纹刀环)

(龙凤纹刀环细节)

(单龙纹刀环细节)

(2)、刀装

a、刀柄

环首刀的刀柄由于是木制和纤维制品共同制作所以保留下来的非常少,根据不多的标本则可以看出,大部分实用型的环首刀是先在刀茎上缠裹麻布等织物之后将挖出刀茎槽的木片(椭圆形,有专门称谓为“夹”)夹扣在刀茎两侧,上胶固定后缠上麻质或丝质的绳(有专门的称谓为“缑”),有些环首刀在刀环上也缠缑,而刘胜墓出土的环首刀缑分为两层,内层是麻绳,缠紧后涂漆,再于外面缠上3毫米粗的丝绳,刀环用4毫米宽的长带状金片包裹。

同时由于日本和韩国半岛出土的环首刀有部分保存了完整的刀柄结构,其复原图如图片十:1、朝鲜半岛出土鳞纹三垒环环首刀,其刀柄为纯金制成带有鳞状纹;2、朝鲜半岛出土鳞纹三叶蕨草型环首刀,也为纯金外鳞纹皮;3、日本藏金铜装双龙环首刀;4、日本国立博物馆藏单龙纹环首刀,此刀的刀柄为木制包漆后缠以细银丝;6、日本国立博物馆藏鬼纹环首刀,此刀的刀柄外缠银丝,刀环外扣接在刀柄末端;7、韩国收藏的百济朝单龙文环首刀,此刀保持完好,刀柄用金银两色细丝缠绕;8、韩国藏单龙纹环首刀,此刀刀柄在外缠银丝的同时还加上了纯金外环;9、为韩国国立金海博物馆藏单凤纹伽耶朝环首刀,公元五世纪,陕川群玉田m3号墓出土,此刀长113.1厘米,此刀非常有特色,不但有刀镡而且刀柄也不是简单的直型,甚罕见;10、日本出土保存完好的古坟时代环首刀,刀环青铜铸鎏金,刀柄包裹棕色缑。

(带工环首刀的安装方式,请忽略笔者的字丑这个事实)

b、鞘装

环首刀的鞘装也走出了一个从简单刀复杂的过程,早期的环首刀刀装基本上极为简单,刘胜墓出土的环首刀,虽然贵为王公佩刀也未作过分装饰,其刀鞘是使用木制缠麻布后髹漆制成,刀鞘距离鞘口三分之一处安装璏悬带时以此悬挂在腰带或者是专门的跨带上。同样的鞘装在各地汉墓中多有发现,一直使用到南北朝后期,北齐(公元550-577年)出现了双附耳悬挂法,即在刀鞘上箍上两个开孔鞘箍,穿带后将刀剑悬挂在腰间,这种方法可能由波斯传入我国,最早的标本出现在1983年宁夏固原南郊乡原沟村李贤夫妇墓中,此刀有双吊耳,刀鞘末端的铜铋延长成筒形包裹了鞘尾,刀柄整个插入刀鞘内,只露出刀环,这样就可以保证不容易在战斗中被敌人夺走。这种鞘装方式在隋代又有了小改进,纽约大都会博物馆藏隋代环首刀由于加上了刀镡,所以不再采用刀柄完全插入刀鞘的方式。但是由于此种方法刀身不能过长,有部分超长的环首刀则没有采用这种方式而是不安装璏直接扛着行军。几种鞘装复原图见图十一:1、为出土的西汉环首刀,铁制刀铋及鞘口,此刀无刀璏;2、最为常见的铁环刀鞘装复原图,此刀璏、铋都为铁制;3、仿洛阳烧沟出土环首刀,原刀为偏茎式环首刀,在偏茎和刀身交界处装有牛角制的格。4、漆鞘环首刀,此刀为日本国立博物馆藏三国环首刀想象复原图;5、日本静冈藏双龙环首刀复原图,此刀鎏银鞘;6、李贤墓出土环首刀复原想象图;7、韩国国立金海博物馆藏单凤纹伽耶朝环首刀复原图,此刀身中有一金箍;8、隋代环首刀,洛阳北邙山墓出土,此刀的风格已近于后世的唐大刀。

(日本古坟出土的双龙纹环首刀全装)

(韩国国立金海博物馆藏单凤纹伽耶朝环首刀,公元五世纪,陕川群玉田m3号墓出土,此刀长113.1厘米,此刀非常有特色,不但有刀镡而且刀柄也不是简单的直型,甚罕见)

(李贤墓出土的全装环首刀)

c、刀格和刀穗

一般认为环首刀均无刀格,不过从目前发现的环首刀来看,部分中茎式环首刀是有刀格的,不过在风格上近于当时流行的凹形剑格例如洛阳邙山中出土的另一柄环首刀(非上文所诉),不过也有另一种如图十二,此刀与绍兴漓褚东汉墓出土为同一类,不过刀格更为精致,而且带有玉质刀璏。

(相当精致的环首刀刀格)

环首刀的刀环为捆扎刀穗提供了良好的位置,1957年河南邓县南朝画像砖上描绘的环首刀均带有刀穗,步兵用刀穗短并结成环状,大将所用的稻穗几乎与刀同长结成图案状,陕西长安县出土环首金柄铁刀则带有一个十分精致的水晶猪刀缀。

不算后记的后记

环首刀的形制影响在唐以后的中国封建王朝中绵延不绝,宋代手刀大部分有环,直到明代晚期的农民起义中仍有环首刀出现,抗战大刀刀首上的环也可以看做是环首刀最终的影响。环首刀的发展历程中浸透了古老先民们的智慧,虽小但其背后凝聚了无数王朝的背影、工匠们呕心沥血的劳苦、战将们戎马倥偬的身姿、锐卒死士们尸山血河的事迹、豪侠义士们一诺千金的气概,有魂有魄可谓至宝也。

来源网络